您当前的位置: 重庆交通事故赔偿律师 > 律师文集 > 交通事故 >正文

女大学生杀死大款碎尸并拍摄全程

来源:重庆交通事故赔偿律师 网址:http://www.lscqjt.com/ 时间:2017-02-04 14:02:17

 张超:女,19岁,云南大学旅游文化学院经济系工商管理专业大二学生。

  生活中的张超是怎样一个人?“普通女生。”很多学生都这样说。与她相熟的一名男生说,她并不是那种长得很漂亮或者在校园很活跃的那种,打扮像其他一些女生一样比较时尚,但不“跳”、不是很前卫,很多人都是在事发后才知道张超这个名字。

  继吉林导游徐敏超狂砍20名路人之后,古城丽江最近再次发生恶性事件。云南大学旅游文化学院19岁大二女生张超,和她的男朋友等人,将包养她的当地大款杀害、分尸,并用DV全程拍摄下来。有人称之为“云南大学女马加爵”。

  处于社会转型期的大学生,其心理状况值得关注,而此事也暴露出独立学院在快速扩张中,对学生教育、管理诸多方面存在问题。放在疑为教育产业化的背景下审视之,或许对整个教育体制有所裨益。

  有消息说,两人幽会时木对张有虐待行为。另有消息说,木曾在张面前炫耀他有一张300多万元的银行卡。

  去年12月19日夜,张超叫上男友和他的一个朋友,在木的3层别墅里,把牙签扎进木的手指甲缝里,逼迫他说出银行卡密码。达到目的后,张超男友说,就不要他的命了吧,但张超坚持要杀,并碎尸装进不同袋子。碎尸有两个目的,一是表达愤恨,二是以为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是谁。

  骇人听闻的是,张超手持DV,把残害、分尸木鸿章的过程全程拍摄了下来。

  作为一名城市背景成长的女生,张超为何如此残忍?外界推测她是否有心理问题,对此,张文逸介绍说,据校方调查,张超在北京读中学期间“德智体是正常的”,“只有一点引起我们注意,她的家庭有些特殊情况。她父母所在煤矿没有煤可挖了,处于倒闭破产状态,父母都下岗,经济不太好。”

  2007年12月19日,云南丽江公路管理总段路桥施工队项目经理、39岁的工程师木鸿章彻夜未归。大约9点多,他的妻子李女士拨打他手机,两次都无人接听,第三次拨打时,手机已经关机。

  第二天一早,李女士打电话给丈夫的司机,司机说昨晚并没有和他在一起。向交警朋友打听,昨晚也没有交通事故发生。家人开始报警。

  12月21日,警察首先在丽江城郊的玉河中村找到了木鸿章的坐骑―――一辆深色帕拉丁越野车,停靠在离天上人间娱乐城300米远的一处僻静村道。“它停这有两三天了,一直没动,完好无损。”邻近一户村民说。

  22日,警察在玉龙县护城河一带发现木的碎尸,装在不同袋子里多处抛尸。

  23日,警方控制犯罪嫌疑人:云南大学旅游文化学院经济系工商管理专业大二女生张超,她的男朋友,以及她男友的一名男性朋友。据说,这个男性朋友的女友,也是张超的校友。

  24日,警方进入这家学院进行调查,校方才知道张超涉案。

  这是继去年4月吉林导游徐敏超狂砍20名路人之后,宁静的古城丽江又一次陷入恶性事件风波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娱乐城里认识两个男人

  一个是“少爷”男友,一个是大款情人

  天上人间娱乐城是丽江最高档的KTV夜场,上面悬挂着横幅―――“学习贯彻十七大精神,深入开展法制宣传教育”。它与云大旅游文化学院不到10分钟车程,去年5月开张后,张超与另一名女生经人介绍,来到这里兼职,陪客人喝酒、唱歌。在这里,她认识了决定她一生的2个男人:她的男友,和她的大款情人木鸿章。

  据天上人间工作人员王莺莺(化名)透露,张超男友是云南德宏人,今年二十七八岁,离异,“长得比较高大帅气,为人低调、冷静,穿着谈吐有一定品位”,曾在昆明一家夜场做经理,去年5月来到天上人间,因人生地不熟,便从最底层的“少爷”(男性服务生)做起。

  “少爷”收入主要来自KTV包房客人的小费,最低是每个包房100元,关系熟络的,还可介绍朋友消费,得到一笔订房费。“少爷”收入从1000元到3000元不等,最高可拿到4000元。而陪客的小姐,小费至少是200元,如果出台包夜,至少是1000元。

  张超的情人木鸿章出手阔绰,他妻子证实:“他在朋友、亲戚、父母面前,都是几千几千地花,身上常带有1万元以上现金。”他生前一名朋友说,每次应酬他总是主动买单,别人相争,他就开玩笑说:“我是有钱的!”木鸿章曾在昆明一所理工科大学就读,业务水平较高,是公司领导的得力助手,“在丽江做工程的人里算是专家,因为其他人文化都不高,”也许正因如此,他在应酬中和朋友们并无很多共同语言,显得比较孤独。

  张超一名同学说,木鸿章认识张超后对她很好,一个月给她3万多元。知情人士表示,两人经常在木的一栋3层别墅里幽会。

  目前尚不得知,张超最先认识的是哪个男人,但王莺莺发现,她和这名大她八九岁的离异男子相恋了,并发展到订婚的阶段,“她大方,活泼,随和,两人挺相配的。”

  至于张超是否出台,她男友是否知道她同时与木鸿章保持亲密关系,王莺莺表示不知情,只说:“她身边一些女伴都是跑红尘的,在这个环境里,她可能也会偷偷出去赚些钱花。”

  根据王莺莺的说法,张超在天上人间兼职2个月后,学校发现了,报告到当地文化部门,文化部门出面,娱乐城不敢再用兼职学生,张超便离开了。此时,张超男友也来到另一家夜场做经理,张超常常在下午下课后跑去陪伴男友。一度她提出想再去夜场兼职,但男友不同意。

  在一次麻将桌上,木鸿章手气不好,便打电话叫来张超,张超帮他赢了12万元,最后木只给她2万元,这激起了张的愤恨。有消息说,两人幽会时木对张有虐待行为。另有消息说,木曾在张面前炫耀他有一张300多万元的银行卡。

  去年12月19日夜,张超终于把她的愤恨与欲望发泄出来。她叫上男友和他的一个朋友,在木的3层别墅里,把牙签扎进木的手指甲缝里,逼迫他说出银行卡密码。达到目的后,张超男友说,就不要他的命了吧,但张超坚持要杀,并碎尸装进不同袋子。碎尸有两个目的,一是表达愤恨,二是以为这样就不会被人发现是谁。

  骇人听闻的是,张超手持DV,把残害、分尸木鸿章的过程全程拍摄了下来。

  抛尸后,张超等人并没有跑远,她拿着木鸿章的银行卡几次取钱共十多万元,警方据此最终锁定犯罪嫌疑人。当警察出现在她面前时,她似乎很镇定,说:“我知道你们来干什么。”

  据说,她还提了个要求,如果要判死刑,希望是注射方式,而不是枪毙。

您需要什么样的帮助?

请拨打法律咨询热线 13983664299

周德智

周德智